当前位置: 主页 > 平心在线包杀网 > 哈维·佐丁: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已融入美国血脉

哈维·佐丁: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已融入美国血脉

时间:2020-06-15 18:34 |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平心在线私网包杀电话:13138888112(微信同号)平心在线杀猪线、平心在线假网合作】
美国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国内抗议活动仍在持续。一些示威者将种族歧视的账算到了历史的头上,连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的塑像都惨遭“斩首”。今天,小百通编译了美国卡特政府法律顾问哈维·佐丁撰写的一篇文章,该文章从历史的角度讲述了美国种族主义的起源,以及为何在数百年后的当下,种族歧视仍然在美国根深蒂固。
 
Racial discrimination and its evil twin, white supremacy,
 
have been woven into the woof and warp of the very fabric of American life
 
starting from even before the United States’ founding and continuing to this very day.
 
种族歧视和白人至上主义是一对邪恶的孪生兄弟,
 
早在美国建国之前就已经融入到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并且一直持续到今天。
 
5月25日这天——现在提起来,仿佛已经是遥远以前——白人警察德里克·肖万(Derek Chauvin)在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暴力执法致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当时有很多的目击者在场,他们既感到震惊又愤怒不已。随后,美国400多个城镇发生了一系列骚乱事件,包括抗议、焚烧、骚乱和抢劫。不过,考虑到美国现下是特朗普在当政,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这一切的发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只是,令人惊讶的是,这样一场骚乱居然到了今天才发生——因为会导致这种局面产生的多种因素相互交织且早就存在。可悲的是,造成如今局面的主要原因竟是种族歧视和白人至上主义这对邪恶的孪生兄弟。然而,早在美国建国之前,“种族歧视”和“白人至上”就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基因,深入骨髓,并且一直延续到今天。
 
种族歧视,指的是对某一种族的个人或人群的不公平待遇或者偏见。白人至上主义则是一种结构性优势体系,在该体系下,白人在社会、政治和经济领域均享有各种优势。
 
奴隶制成歧视之源
今天,农业及相关产业只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5.4%左右(美国农业部2017年数据),且大部分都已经实现了机械化。但在18世纪中期的美国殖民经济中,农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占比则达到了87%,而且还是劳动密集型农业。后来成为美国最初13个州的13个英国殖民地,其经济也是直接或者间接地依赖于奴隶的耕作。这些奴隶中的大部分人来自非洲,也有少部分是美洲的原住民。特别是南方那几个以种植烟草和棉花为主的殖民地,对奴隶劳动的依赖程度更甚。从整个美国来看,种族主义总是在美国南部更有势力,其中的原因就在这里。
 
难怪当初美国宪法的起草者们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在奴隶的法律地位这一棘手的问题上进行激烈的讨论,为的便是在众议院分配席位时能够把奴隶人数计算在内。大多数南方人认为奴隶只是财产,近似于人类的财产,但是在北方,人们则倾向于认为奴隶不是财产而是人。
 
1776年,奴隶主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起草了《独立宣言》,其中写道:“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每个人以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制宪会议做出的一个重大妥协,就是接受奴隶身上人性的成分占到五分之三(另外五分之二为兽性)。直到今天,仍有一些美国人认为非洲裔美国人并非完全的人类,甚至更多的美国人拒绝平等地对待非洲裔美国人。
 
美国独立初期奴隶制问题一直在恶化,直到1861年才有所改善。当时,奴隶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3%。主张奴隶制和独立的南方,与反对奴隶制的北方发生了长达四年的美国内战(也称“南北战争”)。在这场内战中,有75万人丧生。亚伯拉罕·林肯总统还在战争结束时被暗杀。最终,美国合法地结束了奴隶制。不过,令人遗憾的是,无论是种族歧视还是白人至上主义,都没有随着奴隶制的结束而终结。
 
法律默许种族隔离
南北战争的战后时期也被称为“重建时期”。然而,这段时期的重建,更多的是将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以其他形式重塑。宪法被修改了,但是在那个年代,这种改变也不过是仅仅停留在文字层面,并不会产生实际效应。
 
第十三条宪法修正案声称废除了奴隶制;
 
第十四条宪法修正案声称规定了人人享有平等的受法律保护的权利;
 
第十五条宪法修正案则宣称禁止歧视任何公民的投票权(如果这一歧视是基于该公民的种族、肤色或者曾经的奴役状态的话)。
 
……
 
只是,150年后的今天,人们仍在为了推动这些原则的全面落地而努力。
 
当时美国很多州并不欢迎非洲移民,而且还通过了各种歧视非洲裔美国人的法律。比如,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北部各州就出台了相关法律,目的是规范或者阻止非洲移民入境(这些州)。而美国南方的一些州则通过了用以控制或重新实行旧的社会结构的法律,目的则是限制曾经是奴隶的非洲裔美国人的公民权利。
 
事实上,从19世纪80年代到20世纪60年代,美国大多数州都通过了所谓的“吉姆·克劳法”(英文Jim Crow laws,以《吟游诗人》中一个角色的名字命名的法律),这样,实施种族隔离政策就有了法律依据。
 
吉姆·克劳法指的是1876年至1965年间美国南部各州以及边境各州对有色人种(主要针对非洲裔美国人)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法律。这些法律上的种族隔离,强制公共设施必须依照种族的不同而分开使用。且在“隔离但平等”的原则下,种族隔离还被解释为不违反宪法保障的同等保护权,因此得以持续存在。
 
从大西洋到太平洋,许多司法管辖区都制定了相关法律,不许白人与其他种族的人进行交往。比如:有些法律禁止异族通婚,有些法律则要求企业主和公共机构把非洲裔美国人访客和白人访客分开。而且一旦违背相关法律,非洲裔美国人往往会遭到立刻处置。1955年,黑人民权行动主义者罗莎·帕克斯就曾因拒绝在公车上给白人让座而被逮捕。
 
我自己还记得,当我于20世纪60年代到南方去时,我看到非洲裔美国人和白人分开使用浴室。当然,你不需要拥有成为火箭专家的智商就能猜出谁的浴室是最好的。1896年,美国最高法院审理了著名的普莱西诉弗格森案。在该案中,最高法院支持“分开但平等的原则”(尽管黑人和白人分乘不同的公车,但是公车之间的设施条件都是一样的)。不过,当时的事实却是,白人的设施却比非洲裔美国人的设施更为“平等”。
 
民间社会助纣为虐
不过,使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永久化的最可怕的武器,并非出自政府之手,而是在民间社会。
 
事实上,人们惯以“治安维持会”成员的“正义”为名来解决问题。比如,如果一个非洲裔美国男人或男孩因为用“不合适”的方式看了一眼一名白人女性,因而“冒犯”了她,那么他们(黑人)可能就会被处以私刑:绞刑、在路面上遭拖刑或者被活活烧死。
 
从1877年到1950年间,记录在案的私刑至少发生了4400起。1955年,14岁的非洲裔美国人埃米特·蒂尔(Emmett Till)被控“冒犯”了一名白人女性,结果在密西西比州被处以私刑。可是,运用私刑把他杀害的这两名白人,却被一个全部由白人组成的陪审团宣告为无罪。虽然他俩后来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可是却从未受到惩罚——在南方,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这种情况都是很典型的。
 
此外,还有一些组织,比如成立于1865年的“三K党”,也是助长种族歧视之焰的刽子手。在20世纪20年代的鼎盛时期,三K党的成员人数超过400万。虽然他们的主要打击目标是非洲裔美国人,但天主教徒、共产主义者、犹太人、外国人和有组织的劳工也是他们的打击对象。他们的典型形象是身着长袍、头戴一顶尖顶帽子。直到不久前,三K党还是一个以杀人、恐吓为营生的地下恐怖组织。
 
到了20世纪,公然的种族隔离、种族歧视和白人至上主义仍在继续上演。美国的主要战争都有非洲裔美国人参加,但是他们均被分配到全由非洲裔美国人组成的部队里,与白人士兵分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的身份是为美国自由而战的二等公民。
 
抗争从未停止
民权运动在20世纪50年代蓬勃发展。在今天,这一运动仍在为让非洲裔美国人成为美国社会正式成员这一尚未实现的目标而努力。
 
1954年,美国最高法院受理的“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取得了重大胜利。它推翻了普莱西诉弗格森案的宣判。用首席大法官厄尔·沃伦(Earl Warren)的话来说:“在公共教育领域,我们决不允许‘分离但平等’这一原则。”因为,实行种族隔离的学校“本质上就是不平等的”。因此,最高法院最后裁定,原告“被剥夺了第十四条宪法修正案所保障的平等法律保护权”。
 
 
 
△ 1963年8月28日,马丁·路德·金在美国华盛顿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
 
然后到了20世纪60年代。那是一个暗杀事件频仍、反越战抗议声浪高涨的动荡时代。在那个年代,由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以及马丁·路德·金等相关领袖领导的民权运动取得了相当的进展。在马丁·路德·金的积极推动下,人们开展了非暴力示威、在午餐柜台静坐以抗议被拒绝服务以及游行示威等活动。
 
由肯尼迪总统发起的民权法案(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民权立法),于1964年在他的继任者林登·约翰逊的推动下得以通过。该民权法案禁止人们在公共设施和工作场所有任何歧视行为。这在很大程度上(但不是完全地)动摇了吉姆·克劳法和种族隔离的根基。
 
 
 
△ 约翰逊总统签署民权法案之后,转身和马丁·路德·金握手。
 
1965年,约翰逊在霍华德大学发表演讲时表示:“自由意味着人人得以在美国社会中充分而平等地享受各种权利,诸如投票权利、就业权利、进入公共场所的权利、上学的权利等。在我们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每个人都有权在尊严和允诺上得到与其他所有人平等的待遇。”
 
1967年,在我的家乡底特律和纽瓦克发生了种族骚乱事件。作为应对,约翰逊总统成立了全国公民骚乱咨询委员会,以求彻底解决问题。
 
 
 
△ 1967年7月,在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发生种族骚乱后,街道上留下了很多垃圾。
 
委员会所下的结论是:骚乱事件的根源,是白人对非洲裔美国人的种族歧视、以及白人至上主义。委员会在报告中提出了一个著名的结论:“我们的国家正在分裂成两个社会:一个是黑人社会,一个是白人社会——这两个社会是相互隔离的、不平等的。”该报告还呼吁美国政府“根据问题的严重程度制定相应的方案”。
 
有色人种现状仍然堪忧
问题是,虽然1964年民权法案确实取得了进展,但是,这一进展在当时是不够的;而且,在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这一进展也还是不够。
 
如今,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美,但疫情对非洲裔美国人的影响相比较白人是相当不成比例的。健康层面上,根据知名医学期刊网站Medrxiv上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的结论,新冠肺炎的死亡率就体现出了种族差异,即非洲裔美国人患病的死亡风险是白人的3.57倍;而从经济层面来看,美国疫情导致的失业潮中,非洲裔美国人的失业率也远高于其他人。美国Vox新闻6月6日的新闻称,即便是刚刚过去的5月,美国新增了250万个工作岗位,使整体失业率有所下降,但非洲裔美国人的失业率仍在上升。
 
△ 50%的非洲裔美国人比白人更容易患心脏疾病;40%的非洲裔美国人更易出于各种原因早亡;19%的黑人甚至负担不起去看一次医生的费用。(图片来源:BBC/AFP)
 
2018年,非洲裔美国人的贫困率为22%,而当年白人的贫困率只有9%;2018年,每10万名非洲裔美国人中就有592人被监禁,而10万名白人中,只有157人被监禁。在2013至2019年间,每100万人中非洲裔美国人死于警察之手的可能性几乎是美国白人的3倍。
 
图片来源:警察暴力追踪组织(mapping police violence organization)
 
美国的未来何去何从?
我对形势会抱有乐观的态度吗?在1968年的时候,我觉得还有希望,但是,约翰逊总统却拒绝了他自己所设的委员会的建议,转而支持公众对法律和秩序的偏好,这并不是让人有所期待的决定。然而今天,我也不再那么悲观了。
 
△ 两名黑人示威者手持抗议种族歧视标语,左边标语上写着“你站在历史的哪一边?”右边标语上写着“如果你不挺‘BLM’(黑人很重要),那我也不挺你”。(图片来源:twitter@James Boyd)
 
最近发生的几起示威游行活动中,抗议者中既有白人、亚洲人,也有非洲裔美国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爱好和平的。最新开展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唐纳德·特朗普很可能会在大选中以失败告终。特朗普憎恨少数民族(亿万富翁同胞除外),他治理下的美国骚乱不断;而且,他成功地实现了他所追求的“美国第一”这一目标。是的,他完全实现了这一目标:在全球范围内,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和病例人数都排到了第一。
 
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和益普索最近对美国成年人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74%的人认为在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背后,其实是一个根深蒂固的种族不公平问题。而在2014年12月开展的一项类似的民意调查中,只有44%的人持这一观点。当年,警察针对非洲裔美国人的一起类似谋杀案引起了全美的关注。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和益普索开展的这项民意调查还发现,60%的美国人不赞成特朗普总统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举措。
 
至少,有一些迹象表明,美国社会的这一问题有希望发生根本的变化。

本文由:admin,原创!欢迎分享及转载请保留出处,谢谢!  http://hffdj.com/2/88.html